1. <form id="sjgry"><button id="sjgry"></button></form>
        2. <strike id="sjgry"><object id="sjgry"></object></strike>
          1. <ol id="sjgry"></ol>
            1. 國粹云

              大師梅蘭芳與名坤伶劉喜奎之間的情感之謎

              國粹云 http://www.sanxiayc.com 2019-02-22 15:20 出處:網絡 編輯:@國粹云
              大師梅蘭芳與名坤伶劉喜奎之間的情感之謎

              提及梅蘭芳的感情生活,大多數人都知道他生命中曾經有過三個女人,王明華、福芝芳、孟小冬,很少有人提到另外一個女人,劉喜奎。這是什么原因?是他倆的戀愛太秘密,還是因為他倆相愛的時間極為短暫?或者兩者皆有吧。

                名坤伶劉喜奎

              曹禺在1980年的時候,著文這樣說:“如今戲劇界很少有人提到劉喜奎了。”然而在一二十年代,她可是紅透半邊天的名坤伶,是唯一能跟譚鑫培、楊小樓唱對臺戲的女演員。她比梅蘭芳小一歲,1895年出生于河北,自小學習河北梆子,后來兼學京劇。在梅蘭芳大量排演時裝新戲時,劉喜奎在天津也參與演出了不少新戲,有《宦海潮》、《黑籍冤魂》、《新茶花》等。  

              大師梅蘭芳與名坤伶劉喜奎之間的情感之謎

              名坤伶劉喜奎

              就目前現存資料,梅蘭芳和劉喜奎初次同臺演出,大約是在1915年。當時,袁世凱的外交總長陸徵辦堂會,幾乎邀集了北京的所有名角兒,其中有譚鑫培、楊小樓、梅蘭芳以及劉喜奎。四人的戲碼分別是《洪羊洞》《水簾洞》《貴妃醉酒》《花田錯》。此時的譚鑫培年事已高,而梅蘭芳已經嶄露頭角。因此,演出后,譚老板感嘆道:“我男不如梅蘭芳,女不如劉喜奎。”

              的確,這個時候的劉喜奎,已經唱紅了北京城。據說有她演出的包廂,大的100元,小的50元。有的戲院老板跟她簽演出合同,不容討價還價,直接開出每天包銀兩百的高價。她的個性很獨特,視金錢為糞土,她說:“我一生對于錢,不大注重,我認為錢是個外來之物,是個活的東西。我又不想買房子置地,我要那么多錢干什么?我的興趣是在藝術上多作一點,并且改革一下舊戲班的惡習。”

                劉喜奎的處事原則

              對錢如此,面對權勢,她則不卑不亢。初入北京,她曾被袁世凱召去唱堂會。袁二公子對她百般糾纏,她嗤之以鼻;袁世凱想讓她陪客打牌,她嚴詞拒絕;袁三公子揚言:“我不結婚,我等著劉喜奎,我要等劉喜奎結了婚我才結婚。”她不加理睬。身處如此復雜的環境中,她堅守著自尊,保持著純潔。她公開自己的處事原則:不給任何大官拜客;不灌唱片;不照戲裝像,也不照便裝像;不做商業廣告。她特立獨行、自尊自強的個性,受到梨園界人士的尊重,更受到梨園前輩老藝人的喜愛,田際云和票友出身的孫菊仙就是其中之一。  

              大師梅蘭芳與名坤伶劉喜奎之間的情感之謎

              劉喜奎舊照

              在京劇老生行,有“前三鼎甲”、“后三鼎甲”之稱,孫菊仙(1841-1931)就是后三鼎甲之一。他是天津人,名濂,又名學年,號寶臣,人稱“老鄉親”,因身材頎長,又被稱“孫大個兒”。他出生于1841年,比梅蘭芳、劉喜奎年長半個世紀。45歲時,他被選入宮廷升平署,時常進宮唱戲,長達16年。在宮中,他不但戲唱得好,也很會說笑話,所以非常受慈禧寵愛,常被賞賜。

              民間傳說,光緒皇帝也很欣賞孫菊仙,因為孫菊仙也能反串老旦,所以贊他為“老生、老旦第一人”。每逢孫菊仙入宮唱戲,光緒皇帝總是親自入座樂池,替孫打板伴奏。這樣的“待遇”,恐怕只有孫菊仙享有。庚子年,他的家在八國聯軍的戰火中被焚毀,兩個妻子隨后相繼去世。國破家敗,孫菊仙心灰意冷,攜子孫南下上海,與人合辦“天仙茶園”、“春仙茶園”等。這個時候,他基本脫離了舞臺。民國以后,他偶爾重返北京,參加一些義務戲的演出。

              田際云和孫菊仙很為劉喜奎的處境擔心,不約而同地認為應該盡快讓她嫁人,以便擺脫不懷好意的人的糾纏,但他們又不愿意看著年紀輕輕又有大好藝術前途的她過早地離開舞臺。想來想去,他們想讓她嫁給梨園中人。田際云想到的人,是昆曲演員韓世昌;孫菊仙想到的人,就是梅蘭芳。相對來說,劉喜奎更傾向梅蘭芳。事實上,他倆的確有過短暫的戀愛經歷。

                劉喜奎與梅蘭芳的戀情

              關于兩人戀愛的時間,據劉喜奎自己回憶,是在她20歲的時候,也就是大約在1915年左右。她說:“我到二十多歲的時候,名氣也大了,問題也就復雜了,首先就遇到梅蘭芳,而且他對我熱愛,我對他也有好感。”這時,梅蘭芳在經過兩次赴滬演出,又創排了幾部時裝新戲后,名聲大振。一個名男旦,一個名坤伶,在外人眼里,是相當般配的。那么,他們為什么又分手了呢?  

              大師梅蘭芳與名坤伶劉喜奎之間的情感之謎

              百變的劉喜奎

              顯然,這個時候的梅蘭芳是有家室的。他們的分手,有沒有這個原因呢?劉喜奎在事后的回憶錄中說到他倆的分手時,并沒有提及這個原因。事實上,盡管這是劉喜奎的第一次戀愛,戀愛對象又是名旦梅蘭芳,最終卻是她自己提出了分手。之所以如此,她這樣回憶說:“我經過再三地痛苦地考慮,決定犧牲自己的幸福,成全別人。”

              于是,兩人就分了手。對于劉喜奎來說,這成了她一生中最遺憾的事。許多年以后,她回憶起這段經歷,這樣說:“我拒絕了梅先生對我的追求,并不是我不愛梅蘭芳先生,相反,正是因為我十分熱愛梅蘭芳先生的藝術,我知道他將來會成為一個偉大的演員,所以我忍著極大的痛苦拒絕了和他的婚姻。我當時雖然年輕,可是我很理智,我分析了當時的社會,我感到如果他和我結合,可能會毀掉他的前途。”

              遺憾歸遺憾,但劉喜奎說她從來不后悔。從那以后,她一直默默地關注著梅蘭芳。當梅蘭芳在抗戰時期蓄須明志時,她由衷地佩服;當梅蘭芳享譽世界時,她感到驕傲和自豪。在她隱姓埋名深居簡出近40年后,新中國成立,她被請了出來,到中國戲曲學校當了教授。這個時候,她和梅蘭芳重新見了面。抗美援朝時,他倆又同臺演出。時過境遷,往事如煙,過去的一切,都成為了曾經。

              ×
              給作者送戲幣
              ¥1 ,用微信支付更換
              立即支付
              ×

              微信掃碼支付

              贊賞金額:¥2
              0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256彩票平台256彩票主页256彩票网站256彩票官网256彩票娱乐 宁波 | 赣州 | 迪庆 | 高雄 | 改则 | 和田 | 揭阳 | 云南昆明 | 泸州 | 海安 | 台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建湖 | 安顺 | 澄迈 | 晋江 | 扬中 | 济南 | 鄂尔多斯 | 克孜勒苏 | 宣城 | 吉林长春 | 惠州 | 中山 | 铜仁 | 桐城 | 钦州 | 天门 | 桐城 | 大兴安岭 | 汉中 | 无锡 | 伊春 | 眉山 | 通辽 | 兴化 | 芜湖 | 抚州 | 河池 | 甘肃兰州 | 金华 | 陕西西安 | 驻马店 | 朔州 | 酒泉 | 和县 | 淮北 | 绥化 | 洛阳 | 灌云 | 泰安 | 吐鲁番 | 天长 | 阿勒泰 | 鸡西 | 丽水 | 宜都 | 孝感 | 延安 | 沛县 | 平潭 | 神农架 | 陕西西安 | 邵阳 | 渭南 | 基隆 | 台北 | 丽水 | 洛阳 | 柳州 | 蚌埠 | 六盘水 | 十堰 | 海东 | 庆阳 | 滕州 | 晋中 | 济宁 | 池州 | 开封 | 玉树 | 伊犁 | 海门 | 五家渠 | 河北石家庄 | 广西南宁 | 乌海 | 上饶 | 中卫 | 毕节 | 肇庆 | 保定 | 淄博 | 鹤壁 | 东莞 | 昌都 | 云南昆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