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sjgry"><button id="sjgry"></button></form>
        2. <strike id="sjgry"><object id="sjgry"></object></strike>
          1. <ol id="sjgry"></ol>
            1. 國粹云

              楊小樓先生為何被稱為京劇界空前絕后的人物?

              國粹云 http://www.sanxiayc.com 2019-02-21 22:40 出處:網絡 編輯:@國粹云
              楊小樓先生為何被稱為京劇界空前絕后的人物?

              楊小樓先生為何被稱為京劇界空前絕后的人物?

              楊小樓空前絕后

              楊小樓完全是仗著天賦好,能把武戲文唱,有些身段都是意到神知;而在他演來非常簡練漂亮,怎么辦怎么對,別人無法學,學來也一無是處,所以他的技藝只能欣賞而絕不能學。

              ——余叔巖:談楊小樓

              余叔巖是一代宗匠,自視甚高,輕易不贊許同行。他因和楊小樓同臺很久,自然是觀察入微,一針見血的評贊。筆者對余氏的評贊,欽佩之余,亦有同感。

              臺上藝術和臺下做人 筆者是出生在天津的北平人,自幼嗜劇如命,最崇拜的就是楊小樓。從上小學到高中畢業這個階段住在天津,但逢暑假和寒假,必到北平住一個時期,就是為聽戲,尤其年底一定聽完梨園公會窩頭會義務戲,才回天津過年。對楊小樓可以說從民國十一年(1922)就聽起,那時他四十五歲,還在中年。不過,他在北平演的時間長,天津偶爾演;而且筆者小時候聽的戲,不太有深刻了解,記憶的也不太清楚。直到二十四年(1935)起,筆者到北平讀大學,把家也搬了去,這才可以每期不漏、風雨無阻地追著聽楊小樓。那時他已經五十八歲了,進入晚境,而藝術更臻爐火純青。直到民國二十七年(1938)春他逝世以前,這兩年半里聽他的戲所得印象,就和余叔巖的觀感一樣,他真是“神來之筆,學不來的”。

              楊小樓自幼坐科“小榮樁”科班,武功根底得自楊隆壽(楊盛春的祖父)和姚增祿,又拜俞菊笙為師。他的父親楊月樓是著名的文武老生,且有“楊猴子”的美譽,所以小樓年輕時候藝名“小楊猴兒”,當然盡得薪傳。他的義父譚鑫培更指點他武老生戲(《戰宛城》、《鎮澶州》、《寧武關》等)。他還從前輩張淇林、牛松山、錢金福等請益。有這么多而好的師承,再加上他自己的領悟性高,細心揣摩,所以在舞臺上,武功是純熟簡練,干凈漂亮,以簡馭繁,少許勝多。在人物造型的表現上,更是鞭辟入里、刻畫入微、細膩傳神、妙造自然。在楊小樓以前,就連俞菊笙算上,都沒有他這么平均發展集大成的表現。在他以后,不要說無人能和他并駕齊驅,就連學成他一半藝業的人都沒有,所以楊小樓在武生界,可以說是“空前絕后”。

              過去名伶在廣告上、海報上,都要加幾個字的頭銜,最千篇一律的是坤伶們,都是“綺年玉貌,色藝雙絕”。筆者覺得只有兩位的頭銜加得恰當,一是馬連良的“獨樹一幟”,以別于譚余一派;一就是楊小樓的“國劇宗師”,內外行無不欽服,沒有話說。

              本文對楊小樓藝術的評介,當以個人所見他的中年和晚年演出為經,他早年表現的傳說為緯。將他在各戲中的優點和特色。稍加分析描述,以就正于方家。

              楊小樓對配角挑選甚精,要求很嚴,這也是對藝術負責的敬業精神。不過在晚年他對臺上合作的同人,態度也緩和多了。在臺下,他卻是一位恭而有禮的君子,極為謙虛。筆者在燕京讀書時,郝壽臣的兒子郝德元,在輔仁讀書,常到燕京來玩,因而相熟。他知道我是楊迷,特在“吉祥”后臺介紹相識。楊正在扮戲,馬上起立,“請您指教”地客氣半天。和他說話,他的回答總是“嗻,嗻”,也就是北平旗人對“是,是”的一種客氣說法,他因為曾經入宮當差,所以染成了習慣。筆者那時真是惶恐異常,他是五十多歲的一代宗師,我則不過是二十左右的戲迷罷了,“指教?”他指教我,恐怕我還不能十分領會呢!因此,后來也不好意思常到后臺去打攪了。現在馬齒徒增,幾十年來聽戲的心得,倒是可以給年輕朋友們貢獻點一知半解了。但現在的青年才俊們,卻不像楊小樓那么謙虛了,他還以為他會的比你多呢!時代不同了。

              自清末迄今,戲班都是以老生和旦角唱大軸,因為生旦兩行的戲多,這是順理成章的趨勢。以武生挑班的,清末有俞菊笙,為時并不太久。自民國以來,楊小樓就挑班以大軸出現了。除了在民國六年(1917)以前,譚鑫培晚年出演,楊小樓位居二牌;和梅蘭芳、余叔巖合作時期,偶爾互掛頭牌以外,楊小樓從民國元年唱到民國二十六年(1937),他一直都以武生挑班唱頭牌唱了二十六年,這在梨園史上,占了特別的一頁。

              從來成名大角,對配角班底精選甚嚴,譚鑫培、梅蘭芳、余叔巖、程硯秋、馬連良、麒麟童莫不皆然。楊小樓挑班二十六年,自不例外,搭他班的名角太多了,容后一一記述。 因為武生挑班,武戲為主,除了二路武生、武凈、武旦、武丑這些配角以外,楊小樓還養活好些傍角兒的基本武行,一共有十二位到十六位之多,有名的有侯海林、袁氏弟兄等。

              從前戲班的編制,頭二牌是老生和旦角,三牌一定是武生,而武戲占人很多,一般戲院老板們,都視供養武戲為畏途,因為人多而飯量也大。但武生出門,非帶幾個基本傍角的不可。在此以前,戲班都以武戲列大軸,科班戲亦復如此,后來將武戲唱在文戲之前,也是武戲在梨園史上的一種變遷。

              長靠和武老生戲

              《長坂坡》——這是楊小樓代表作之一,早年、中年在營業戲里演,晚年唯有在大義務戲里才露;而在營業戲里,有點賣老牌子,不用動這么繁重的戲,就能叫座兒了。

              楊小樓的趙云,在頭一場夜宿荒郊,保衛家眷。對劉備的念白:“主公,且免愁腸,保重要緊。”除了嗓音嘹亮,面上還帶出憂國忠誠的表現。劉備在那里嘆五更一段一段地唱,趙云則時而閉目假寐,時而警覺巡視,小樓把膽大心細的保衛責任心,也表露無遺。在見糜夫人一場,非常精彩。時間緊急,對主母須勸她上馬,而不能逼迫。在催促中,要保留君臣之間的分寸。等到糜夫人以阿斗交付,剛要接過,一想不對,急忙擺手打躬,惶恐萬分。因為趙云此時已猜透糜夫人心意,打算一死以免累贅了。在理智上勢所必然;在感情上,他那能忍心致此呢!小樓面上的惶急痛楚表情,套一句電影術語,那真是“內心表演”。等到糜夫人把阿斗放在地上,趙云馬上蹉步過去,撿起喜神。那時糜夫人已經跳上井石,“起范兒”要跳了。馬上趕過去,這一手“抓帔”,轉身跪倒,干凈利落,必得滿堂彩。但是只武生有功力,糜夫人配合不好也不成。像陳德霖、梅蘭芳、尚小云、魏蓮芳、芙蓉草幾位給小樓配演糜夫人,都合作得天衣無縫。這個訣竅是青衣在這一場上場以前,就要把帔從領子那里就往后穿,也就是在里面褶子上套得松一點。在與張郃跑箭圓場完畢,受傷等趙云上來相遇時,一直要保持松套著帔,而帔和里面褶子的水袖也要套得有點距離,不能扯在一起。等到放下喜神,轉身向后,跳上井臺時,很快地把帔解開,等趙云手到背上時,一按,一捻,而旦角已經雙手往后平伸,一抓就下來了。說了這么些字,其實,只是“說時遲,那時快”一兩秒鐘的事,“抓帔”就美滿完成了。沒有火候的旦角,沒有準備工作,往往武生抓上,而掙扎兩只袖子半天,那就是“脫帔”了。再有沒經驗也不打算學好的旦角,為圖省事,上場就把帔脫了,披在褶子上,那更荒唐了。好像糜夫人未卜先知,就知道必遇張郃,必受箭傷,必逢趙云,必然有井可跳,以備他抓,這個旦角就不配演糜夫人了。 在得青虹劍之前,小樓的與曹將交戰,表示出未用全力。因為身上懷揣阿斗,未便以死相拼。得劍以后,決定遠者槍挑,近者劍砍。這才奮起神勇,大戰曹兵,顯示出大將軍的八面威風,也就是趙子龍夸耀一世的“在長坂坡前殺得曹兵七進七出”。這些地方,小樓都演得極有層次。

              有時候在義務戲中帶《漢津口》;多半是王鳳卿的老爺,小樓的趙云,除了多幾句搖板的唱以外,在說糜夫人落井經過:“……方才公子在身邊啼哭,這般時候,不見動靜,大略性命休矣。”此時,面帶嚴肅狐疑。劉備念:“快快打開來看。”小樓念:“為臣看來。”仍然面帶緊張。打開一看阿斗健在。接著:“咦!他倒睡著了。”此時臉上,由驚而喜,馬上滿臉欣慰之色,然后交與劉備:“主公請看。”在恭謹之中,稍露一點邀功的得意神情。就這一瞬間,把趙云的心情變幻層次,表現得細膩萬分,稱之為“活趙云”,絕不過分。

              《戰宛城》——這是武生和老生兩門抱的戲,張繡這個角色,楊小樓與余叔巖稱為一時瑜亮,各有千秋。一來二人都有其基本功力,二來兩人都得過老譚的指點。在楊余合作和大義務戲里,兩人還合作過這出,楊小樓則飾典韋。這里只談楊的張繡。

              小樓這出,在武打上沒有什么特別出色,只是與典韋等開打緊湊而已。在文場子上卻精彩百出。頭一場,悶簾一句“回操”,然后由校刀、火牌、張雷二將〔風入松〕牌子引上。雖然與賈詡商量“破曹的高見”,卻是志得意滿,自恃武力,不納賈詡的守而不攻之策,一意出戰。戰敗以后,見賈詡面帶愧色,“悔不聽先生之言……”,因此,議論降戰,雖然張雷二將仍然主戰,張繡卻納賈詡建議,投降曹操。此時對賈較為重視,與開始的漠然態度不同了,小樓演得有分寸。曹操進城以后,校場觀操,典韋、許褚與校刀、火牌交戰。二人大勝,此時小樓的做戲機會來了。一方面羞愧難當,急把兵將們趕下去;一方面對典韋、許褚表示謙遜,心情凝重,誤撞二人。雖然連忙打躬謝罪,卻仍保持主帥身份,不狼狽,不過火。到家院來報:“今有一伙兵丁,將太夫人搶了去了。”張繡一方面責老仆糊涂,再去打探;一方面自言自語,疑是曹營所為。小樓此處“備馬伺候”叫起來,有四句西皮搖板。后起武生有的沒嗓,有的不會,大多馬去不唱了。原場見曹,更是精彩。先聽說“丞相尚未起床”,就開始面色轉變。見曹以后:“啊,丞相,這連日的勞倦,睡臥安否?”字斟句酌,探詢的心情,都在嘹亮的念白中表達出來。等到春梅打茶來,見面一驚,春梅回頭就跑,張繡一望兩望,曹操中間遮攔,曹操必是侯、郝,春梅必是小桂花、趙綺霞,三個人身段地方好極,臺下必是滿堂彩。此時小樓表情,已然知曉鄒氏被曹操搶來,由證實,而氣憤,而忍住。接著曹操進一步要和張繡以叔侄相稱,借此試探張繡。小樓把張繡那種一忍,再忍,不肯小不忍則亂大謀的心思,曲曲傳出,一絲不茍。最后刺嬸,則氣憤填胸,把兵敗、被辱的一腔怒氣,都發泄到鄒氏身上。所以,念白上雖然有點咬牙切齒,然而觀眾們不嫌其火,而更欣賞其表現得當。 這出《戰宛城》也是楊小樓的招牌戲之一,在營業戲和義務戲里,都經常演出。他逝世前最后一場戲,就是《戰宛城》,與郝壽臣、小翠花合作,是義務戲。前場還有尚小云、荀慧生《得意緣》等。地點在北平西長安街新新戲院,日期是民國二十六年(1937)十月底,演完就因病休養,于翌年春不治而逝世了。

              《冀州城》——這戲的馬超,楊小樓演來抓緊“悲憤”兩個字。此劇劇幅雖然不大,可是唱和摔很緊湊,非有好功底不可。一般武生不怕摔,就怕唱,不用說沒嗓子,就是有嗓子,摔完了也不搭調了。但楊小樓這一出的特點,就是兩者兼顧,而且唱出悲憤的氣氛來,他不但摔硬僵尸,遲月亭馬岱,也照摔搶背不誤。老伶工們的忠于藝術,令人欽敬。

              《挑華車》——武生繁重之作,楊小樓盛年演此,筆者沒有趕上。民國二十五年(1936)冬,我們一群捧楊的集團,除了在“吉祥”訂有常座以外,有時還特煩唱幾出戲,如果實現再包幾排座兒請客捧場。有的戲他答應了,對《挑華車》他老不肯答應,怕累不了。那時筆者要去天津辦一點事,沒實現就耽誤一期不聽。先去天津吧!沒想到小樓又答應演出了,友人趕快打長途電話相告,于是筆者趕緊在演前趕回,聽完了,再繼續去天津辦事。

              《挑華車》的高寵,有四場戲最重:“鬧帳”、“走邊”、“大戰”、“挑車”。楊小樓的高寵,在“鬧帳”一場最好,神情是有勇無謀的高王爺,表現是意氣用事的討將令。不但白口爽朗響亮,那一拉云手,一轉身,小動作邊式美觀,令人鼓掌不絕。“走邊”也是手眼身法步,處處考究,不過稍為簡化一點。“大戰”和“挑車”,因年歲氣力關系(那年他五十九歲),就有點力不從心,點到而已了。但與楊春龍飾的黑風利打得很嚴。演完,我們捧楊團特別興奮,專程到后臺去道辛苦,而吉祥園也賣個滿堂。

              《麒麟閣》——這是昆曲戲,秦叔寶的故事,楊小樓授自張淇林。他飾主角秦瓊,掛黑三、扎黃靠,身份是落魄英雄。夜間張紫煙來訪,張紫煙例由趙芝湘扮演,因為別人不會。楊林是由武凈飾,錢金福、寶森父子都來過。此戲又名《三擋》,就是秦瓊三擋老楊林。小樓這出以曲牌唱得好,功架身段美觀取勝。不過,曲高和寡,賣個名貴,不常貼演。

              《寧武關》——這又是昆曲,是《鐵冠圖》的一折,屬老生戲,這出也是楊小樓、余叔巖各有千秋,也都得過譚鑫培的指點。小樓這出也是黑三、扎紅靠,但卻把握住周遇吉儒將身份。第一場周母、周妻、周子先上唱〔浪淘沙〕,表白已畢,小樓的周遇吉由隨兵(馬童)引上唱〔杏花天〕:“敗北非因畏敵狂,慮萱堂依門凝望。”因為這是緊接“對刀步戰”,兵敗回來,一上場就面色凝重,一副愁容。見母以后,卻又展眉。等酒筵擺好,周遇吉說看酒以后,唱一大段〔小桃紅〕,頭一句是“擎杯含淚奉高堂”,小樓真把那“含淚”兩個字的情緒唱出來,也表達出來。等到周母看出兒子心情,說破以后。周遇吉這才說出賊兵勢盛,寧武關旦夕必破,自己必然戰死沙場,回來別母,因不能保護母親,寸心如割,一大段白口。小樓念得凄涼而悲壯,十分感人。周母然后也有一大段說白,闡明忠孝節義。最后以撞死相逼,才把周遇吉逼得上馬出戰。接著周妻自刎,周子觸階,周母命周仆放火,自己跳火,仆人也自刎而死。所以這出戲又名《別母亂箭》或《一門忠烈》。下面周遇吉上,回望火光,唱一段〔蠻牌令〕,連唱帶做,身段繁多,小樓把一個忠臣孝子的情操,充分發揮表現。截止這里是“別母”,下面上左金王、射塌天,以及李自成、李過上來武打場子,并不繁重,再一場就是亂箭了。周遇吉身中箭傷,鞭打李過左臂以后,便拜謝圣恩,拔劍自刎了。

              《寧武關》是一出名貴的身份戲,從多少年前就很少見,因為不但主角難求,配角也都難找。筆者是在二十五年(1936)八月底在吉祥園看的,此戲只看過一次,也是我們所煩演。除了楊小樓的周遇吉,一臺都是老角。周母這個老旦很繁重,連唱帶念帶做,非好角不成,班中老旦不會,由管事方寶全客串。他是唱老旦的,但已息影改業管事了,為這出戲,重登一次舞臺。周公子是韓金福,周夫人是律佩芳(他青衣小生都唱),老院子(周仆)是李春義,隨兵(馬夫)是王福山。郭春山飾土地,在周家一門火燒之后,有一場上土地贊嘆,他戴著土地臉子,做身段,能表達出惋惜的表情來,臺下掌聲如雷。最資淺的是劉硯亭,他飾李過(即一只虎,后來被費貞娥刺死的那一位)。

              《湘江會》——是武旦的開場戲,搬演春秋時鐘無鹽和吳起的故事。二十六年(1937)初,楊小樓和尚小云商量,打算排一排這出,二人合作。尚小云原學武生,藝名尚三錫,后來才改為青衣的,所以對演武戲有癮,欣然樂從。兩個人排好后,就在吉祥推出了。楊小樓的吳起,扎白靠,尚小云鐘無鹽,扎粉靠,兩個人打一套繡鸞刀對花槍,倒也功力悉敵。郭春山飾齊宣王。這出戲沒什么特色,就是把開場戲變成大軸,由頭牌合作演出而已。賣個新鮮,就演了這么一次。

              《白龍關》——又名《下河東》,也是架子花臉的前場戲。楊小樓喜歡這種老戲,他就和郝壽臣排了,還常唱。楊飾呼延壽廷,郝壽臣飾歐陽方,邱富棠、范富喜都來過呼延之妹。小樓在被歐陽方足踢時,還走個搶背。全劇并沒有多少事兒,演這一出戲時,一定還“帶”一出(即演雙出)。

              《青石山》——武戲里的吉祥戲,楊小樓常在正月初一貼演。他飾關平,賣的是功架大方穩練,開打并不太多。最好看的一場是與周倉兩個人走“四邊靜”,念牌子“奉帝旨,下九霄……”要手眼身法步面面顧到,地方尤其要準,這就看火候了。配以錢氏父子的周倉,畫面美極。與余叔巖合作時期,叔巖來呂洞賓,碼列大軸,但前面楊、余要各帶一出。

              《賈家樓》——也是楊小樓愛在正月初一演的戲。他飾唐璧,起打是一打一散,從上場升帳到散戲,小樓在臺上不過十五分鐘。但他必帶前面賈家樓結拜,郝壽臣飾程咬金。程咬金在別的戲里都是小花臉扮,唯有在這出戲的是變格,花臉扮,勾綠瓤子碎臉,戴紅扎。楊小樓在初一白天唱《賈家樓》,不為別的原因,歇工戲而已。因為在平常日子,這出戲實在不夠大軸的分量。

              ×
              給作者送戲幣
              ¥1 ,用微信支付更換
              立即支付
              ×

              微信掃碼支付

              贊賞金額:¥2
              0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驗證碼 換一張
              取 消
              256彩票平台256彩票主页256彩票网站256彩票官网256彩票娱乐 广州 | 广西南宁 | 中卫 | 玉环 | 景德镇 | 广安 | 陵水 | 山东青岛 | 乐平 | 深圳 | 梧州 | 龙岩 | 公主岭 | 扬中 | 承德 | 厦门 | 吉林长春 | 河南郑州 | 保定 | 白沙 | 东海 | 秦皇岛 | 永州 | 定州 | 张家口 | 兴化 | 漯河 | 南京 | 张家界 | 娄底 | 温岭 | 吕梁 | 河源 | 莱州 | 仁寿 | 天长 | 苍南 | 任丘 | 定州 | 馆陶 | 绵阳 | 来宾 | 吉林 | 阿拉尔 | 孝感 | 临猗 | 阳江 | 德宏 | 辽阳 | 临沂 | 河北石家庄 | 兴安盟 | 滁州 | 南安 | 厦门 | 鹰潭 | 许昌 | 枣庄 | 舟山 | 三河 | 甘南 | 晋中 | 滕州 | 大连 | 大兴安岭 | 抚州 | 无锡 | 通化 | 德宏 | 延安 | 滕州 | 四平 | 漯河 | 甘孜 | 吕梁 | 屯昌 | 平凉 | 永新 | 文昌 | 宁夏银川 | 天门 | 海拉尔 | 桐乡 | 咸阳 | 渭南 | 莒县 | 资阳 | 广元 | 岳阳 | 岳阳 | 永新 | 济源 | 南平 | 金坛 | 韶关 | 阳泉 | 新余 |